原来这次大白兔奶糖联合快乐柠檬开起了官方奶茶快闪店而网传的,在分众的电梯广告上烧过钱的创业公司也不在少数

大白兔奶糖最近动作有点多啊!上周刚刚跨界推出了香水这周就又凭借#大白兔口味冰激凌#冲上了热搜话说这个名字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对!就是前段时间在国外火到断货的那款不同之处在于这次可是官方盖章的正版!▲【国外版】▲【官方正版】等等等…等一下!除了名字相似我想问:这宣传图真的不是“奶茶”吗?被误解为大白兔冰淇淋的产品摇身一变成了“大白兔奶糖口味的柠檬饮品”这到底是肿么回事?原来这次大白兔奶糖联合快乐柠檬开起了官方奶茶快闪店而网传的“冰激凌”只是奶茶口味之一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只能喝杯大白兔奶茶压压惊了根据前方网友带回来的消息大白兔奶茶店快闪店共推出了6种口味而且店内还出售各种萌系周边从抱枕到大白兔奶糖润唇膏一应俱全不得不说大白兔奶糖这次的营销很全套了▲【可爱风包装盒】▲【抱枕周边】
▲【润唇膏周边】▲【帆布包周边】除了“冰激凌”变奶茶的乌龙另一个让网友炸锅的点就是:目前大白兔奶糖的系列饮品仅供上海地区光是在微博评论区转一转都能感受到来自五湖四海的羡慕嫉妒恨
总结一下大白兔奶糖最近的一系列操作简直就是变身“网红”品牌的节奏啊这次被全民热捧的“奶糖味冰激凌”再一次展现了它跨界带货的能力从唇膏到香水再到冰激凌看来大家还是非常吃情怀牌这一套自带“回忆杀”光环的新品“冰激凌”你会去排队打卡吗?

作者:陈纪英,来源:财经故事荟原标题:流量饥渴有病,会员经济有药“ Prime
已经成为亚马逊的中枢神经系统”,卷起袖子的贝索斯露出了他大力水手一般的强壮手臂,他告诉《福布斯》,“
Prime 与我们的消费者产品密切相关”。在 Prime
成为撬动亚马逊持续高增长的支点之后,市场普遍对“会员经济”产生了如同宗教一般的信仰。纽约大学教授斯科特·加洛韦对科技公司一向刻薄,他曾断言小扎的“城堡要倒塌”、特斯拉要完蛋。但是他对
Prime 赞誉有加,“持枪家庭在美国占比 44 %,去教堂做礼拜的家庭占比 51
%,而开通亚马逊会员的比例高达 52 %”。这种“信仰”也俘获了中国企业,2018
年被称为中国会员经济元年。在阿里,88VIP会员是其“一号工程”;一度坚持免费模式而陷入亏损的独角兽们,试图通过会员模式,扭亏为盈;单打独斗已经来不及了,跨界合作渐成主流,而用户基数庞大的视频行业,成为了跨界合作的首选。优酷刚刚与中国移动推出了亲情会员,此前它的合作名单还包括微博、华为;而爱奇艺则先后牵手京东、携程等。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失殆尽之后,会员经济能否描绘互联网行业的第二条增长曲线?1、会员经济60年:五大模式,谁主沉浮正在变得无处不在的会员经济,到底是什么?曾经服务过
Netflix、雅虎的美国战略公司创始人 Robbie Kellman Baxter
在其著作《会员经济》中对此有过定义:找到你的超级用户,掌握永久交易,并建立经常性收入。如果往前溯源,会员经济最早诞生于
15
世纪的欧洲,封建贵族因不屑与平民为伍,组织了各种类型的封闭式会员俱乐部——会员成为了贵族生活的入场券。基于同样的逻辑,最早的现代会员经济,其实是门槛性会员,或者叫原生性会员,用户即会员,会员即顾客,三者关系一一对应——他们只为会员提供服务。其典型代表是
1963 年创立的麦德龙,1976 年创立的 Costo,1983
年创立的山姆会员店等。这种门槛性会员店,其实是贫富分化、消费分层的产物——那些收入丰厚的中产人群需要远超大众的产品和服务,而他们丰沛的财力、蓬勃的欲望、频繁的消费,也足够支撑起麦德龙、山姆会员店、Costo的良性运转。这种门槛性会员体系在互联网时代越发显其短板。会员消费模式,意味着其只能服务少数忠诚客户,天花板效应明显,而且,随着零售市场竞争的激烈,其供应链的优势在削减,不再具有垄断性,产品的独特性和价格的优惠性也在式微,对会员的吸引力越来越小。正因如此,会员性零售商正在普遍陷入困境。10
月,麦德龙中国卖身物美;在美国,山姆会员店一年关掉了 63
家门店。第二种模式是订阅会员,典型如奈飞。订阅会员模式下,会员费就是平台主要甚至全部营收。Netflix98%的收入都来自于会员。在中国,早期屌丝经济占据主场的时代,视频网站用户习惯了免费模式,花样繁多的广告,就是免费的代价。现在,他们愿意通过付费来避免广告的打扰——订阅会员付费的背景,是娱乐消费的升级。第三种模式则是增值性会员。所谓增值型会员,典型如亚马逊的
Prime,阿里的88VIP,以及中国的视频网站会员等等。截止 2018
年底,亚马逊的全球 Prime 会员已经超过 1
亿,而其年度消费额还在持续增长,从 1300 美元增长到 1400 美元,而非 Prime
用户年均消费的则从 700 美元下降到 600
美元。这种会员模式适合服务大众市场的公司,对于付费的核心会员,其提供了超过一般用户的增值服务。第四种会员,则是积分激励式会员。这种会员多见于航空公司、酒店等等。会员无需额外付费,注册即可。一旦里程和住宿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兑换实物产品以及机票,享受VIP服务。尽管航司的积分体系保持了会员的忠诚度,但也遭遇了诟病——随着VIP人数越来越多,配套的VIP服务体系并未同步增长,导致VIP用户享受的服务持续下行,比如,国航金银卡的诸多优先服务,已经陆续取消。第五种会员模式,其本质是预付费,比如各种线下美发卡,健身卡,以及互联网教育的课程卡等等,不再赘述。时代变迁,行业不同,会员经济的模式迥异,最近两年,互联网行业追风的会员经济,既是对传统会员经济的继承,也是进化和改良。为了疗愈流量饥渴症,中国互联网巨头”一下一上”——
一边下沉寻求增量,一边挖潜存量用户,把其升级为付费会员。会员能够贡献更高的营收,带来更好的现金流,阿里88VIP年均消费
10 万以上,消费品类丰富度是普通用户的 6
倍以上;会员持续粘性消费,平台无需额外付出高昂的获客和营销成本,首次订阅亚马逊
Prime 的消费者,首年续费率 91%,第三年的续费率达到
96%;会员费如同一座堤坝,圈住流量不流入竞对的池子,典型如运营商的套餐服务。在上述五种模式中,到底哪些更适合互联网呢?我们认为,增值性会员模式会成为主流。第一,可以无缝覆盖全域市场。通常来说,用户大概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忠诚用户、不敏感用户和摇摆用户。亚马逊和阿里为
Prime 和 88VIP
会员多开一扇窗的同时,也不关闭针对普通用户的大门,让普通用户成为核心会员的增量池。相反,麦德龙、山姆会员店的模式,彻底堵上了犹豫用户升级为核心会员的入口和通道。其次,提供了分层服务。在复杂的中国市场,贫富分级、消费分层才是真相,更具包容性的增值性会员模式,才是互联网会员经济的主流模式。2、封闭-生态-共享:开放成主流早些年间,会员的增长都靠企业一步一步爬坡缓行,但心急的互联网行业等不及了,会员从封闭走向开放,从独占走向共享,这一变迁,是流量饥渴、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会员体系升级的产物。从这个维度考量,会员经济可以切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单打独斗的封闭模式,平台自行挖水渠建河道筑堤坝,圈定用户,早期的会员体系都是这一类型。第二阶段是生态阶段。所谓生态阶段,比较适合各大经济体。股权关系、合作关系、利益关系紧密的公司和业务板块之间,会员权益打通。亚马逊的Prime会员、阿里的88VIP会员都是如此。Prime会员的权益覆盖了媒体、物流、视频、阅读等;阿里的88VIP会员覆盖了吃、听、玩、看、买等。生态会员的优势在于,对于C端用户,权益更为丰富,更有吸引力。而对于平台来说,各个业务板块之前可以互相引流。阿里曾公布过一个数据,每
100 个88VIP会员里有 38 个转换成优酷会员,有 32 个开通饿了么会员,有 27
个是淘票票会员。第三种模式则是联盟会员,或者叫共享会员,会员体系进入了异业跨界打通的阶段,这是会员体系开放的最高阶段——两个互相打通会员权益的平台之间,完全独立。这一模式的代表,典型如视频网站优酷和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的合作。11月26日,优酷和中国移动联手打造全网首个亲情会员服务体系,中移动拿出流量资源和通话资源,优酷拿出内容资源,然后通过社交裂变,“一人购买三人共享”,对准的是家庭的视频娱乐、上网流量及相互通话三大刚需。从价格来看,这个会员体系真是相当良心了。三个优酷会员、三个用户每月15G流量、通话免费等等,原价全年1128元,折后全年269元。为何两家行业迥异公司在会员运营上会走到一起?其答案就在于,这个合作是把会员经济利用到极致的案例。第一,彻底的开放性和共享性。两个并无利益关系的独立公司,要打通会员权益难上加难,合作的基本前提有两个。首先双方业务不具有竞争关系,必然是异业和跨界的,相反,其业务通常还有上下游的承接关系,比如流量服务,是视频娱乐服务的上游,具有协同效应。其次,门当户对,互为增量。中国移动作为运营商的老大哥,亲情会员用户数约3亿,其中1.5亿全球通用户,是家庭中的付费决策者;而视频会员则是目前会员制经济中,规模最大的群体,优酷背后的阿里生态,也为双方用户在衣食住行等其他领域的合作,提供了广阔前景。再从用户年龄上,中移动的用户覆盖老中青少四代,而线上娱乐消费群体主要集中在三线以上城市20-40岁的人群。借道合作,优酷可以借此提升用户年龄的宽度。第二,社交裂变性。一人购买三人共享,考虑到用户观看不同视频的私密需求,三人将各自独享优酷会员权益,保证隐私不受打扰。三人共享的玩法,对用户来说是额外的三倍权益,但对平台来说,则是一次锚定了三个会员用户。过去,中移动是运营商里的老大,手机号也逐渐成为登陆各大平台的底层账号,比如银行卡、微信等等,换号成本难以承受,而且基于无法转网的现实,所以,运营商用户几乎妥妥都是终生用户,运营商压根不担心用户“跑路流失”。但如今形势已变,11月27号,携号转网正式在全国实施,整个运营商市场将会迎来大洗牌,泰山压顶的新挑战扑面而来。过去,运营商惯用价格战,但价格战并无独特性,杀敌1000,自伤800;因此,为自家用户争取更多额外的独特权益,就成了新卖点。这也是中移动联手优酷的原因。基于这种裂变模式,对于存量用户来说,中移动一次锚定了三个用户不换网;同时,对于打算转网的其他运营商的用户,也形成了极具诱惑的拉力,一次活动,拉来全家新客户。而且,一旦全家的网络沉淀于此,养成消费习惯,很难再迁移更换平台。第三,存量和增量互相引流。就整个用户规模来看,中国移动用户量高达10亿。水从高处流往低处,中国移动必然能够给优酷带来新用户,新会员。但是,此次优酷和中移动的合作,并非中移动单向的流量输出,优酷对中移动的5G战略,也有回流反哺价值。今年11月初,中移动发布了其5G战略的小目标——明年新增5G手机超1亿部。要知道,5G资费水平要远高于4G,而愿意溢价尝鲜5G的用户,大多都是视频和游戏的重度用户。5G高速模式下,玩游戏、看视频不卡顿。工信部部长苗圩早就下过结论,5G是发展超高清视频的重大机遇。而优酷会员中的重度视频用户含量较高,今年6月开始,优酷还推出了高清经典专区,高清片库目前已经扩容至2000+。借道此次合作,中移动可以为其5G战略寻找种子用户。由此可以看出,优酷和中移动的这次联手,其实利用存量用户池,互给对方引流,互为彼此增量——既然拉新成本越来越高,与其把预算花给广告主和羊毛党,不如让利于会员和老用户。未来,类似的共享式会员模式,将会越发普遍,各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会员联盟,也会持续出现。全域的消费升级、普遍的消费分层、蔓延的流量饥渴症,过时的免费模式,退潮的屌丝经济等,多股潮流融合之下,提供了升级和分层服务的会员经济占到了C位,它是互联网寻求新增长方式的解药,也是消费大潮裹挟而下的产物。-
END –

最近有粉丝问我说似乎在电梯里看到的广告变少了,曾经洗脑的电梯广告都没看见了。尽管是新年大促的阶段,大家却看不到往常最熟悉的电梯广告,这其中的变化多少有点象征意义。其实一个简单的原因就是,一线城市电梯媒体泡沫破灭,低线下沉市场玩法已变。创业热退潮,谁在裸泳?近几年,像分众传媒这样的电梯媒体,火爆得有些虚胖,这背后其实是创业和融资大潮带来的投放热潮。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投放电梯媒体一方面可以很快的创造声势,另一方面也可以很快的获取城市用户,在数据上就很好看于是就可以更好的融下一轮资。这也是电梯媒体给创业者们灌输的成功法,烧钱砸出用户,迎接你的就是下一轮融资或者上市的成功。鉴于多数创业者急功近利的惯性,分众传媒早就给这些创业者制定了一条“成功”的金科玉律:先给公司做品牌定位,让客户根据定位再制定广告投放策略。凭借这个服务优势,分众传媒在行业内打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子。但品牌成功有一百个原因,定位和广告投放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并不是没有分众就没有人知道这些品牌了,在分众的电梯广告上烧过钱的创业公司也不在少数。很多人投分众传媒的广告,都想成为下一个飞鹤、波司登、神州租车,但最终神话终究没有被复制,大潮退去终于看到谁在裸泳。这些优秀的企业成功绝不是单一原因,我觉得去学习他们商业模式、产品运营、团队和组织管理、融资能力和资金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可能要比学习投放更有价值一些。不要把广告赌在明天,特别是经济寒冬的时候。企业的发展不是学人家花钱,而是学人家努力。很多创业者已经付出了血的代价,让投放白白打了水漂,幸运的流血上市,不幸运的销声匿迹,资本市场几乎崩溃,投融资募资都变得越来越困难。这个时候反而促使我们去思考新的方向,现在的创业企业开始更加看重盈利,而不是规模和增速,这其实就是一个理念的回归。随着资本泡沫的破裂,明星创业公司的崩塌,电梯媒体业绩下滑就成了必然。根据分众传媒2019年半年报,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9.6%,净利润7同比下降76.76%,跌幅相当大。以分众传媒为代表的电梯广告正在被各种媒体侵蚀,被朋友圈附近三公里侵蚀、被移动端抖音快手侵蚀、被行业竞争对手侵蚀,连BAT和京东都入局这场竞争中,已经无法再用相同的手法吸引品牌一头扎进电梯广告里了。低线市场爆发,颠覆营销通路坦白说,电梯广告规模其实并不大。中国有8000亿的广告市场差不多一半是互联网广告,而电梯媒体大概只有200多亿的市场总量,从体量上看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从效果看自然也不必期望过高。尽管电梯广告在受众人群上更为垂直,但在效果追踪和投放精度上和电视广告差别不大,如果不是畸形的创业大潮确实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在今年双11,我们看到一个全新的趋势,比如京东推出了全新业务“京喜”,这是一个针对低线区域的基于社交分享的产品,说白了就是一个京东版的拼多多。进军下沉市场已经成为了各大企业的共识,但目前只能依赖社交分享来实现下沉,红包补贴可能会成为一个最关键的投放领域,这一定程度上会减少了在分众这类电梯媒体上的投放,企业要着重深耕社区推进市场下沉。前段时间我去采访了快手的一个玉石直播基地,凭借直播的方式,20岁的小伙子可以实现一天一万单甚至几万单的销售。而在淘宝平台,李佳琦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几分钟几万单的销售量让所有商家咋舌。广告和销售结果挂钩似乎已经成了大势所趋,这些带货网红,也成了众多品牌高度关注的对象。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广告投放路径一路下沉,从电视广告到电梯广告再到直播营销,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但某些电梯媒体把客户的成就归功于自己的传播,有失偏颇。如此宣传的本质是想要抓住创业公司急功近利的心态,吸引大规模的投放。5G时代到来,短视频乃至VR等各种全新视频形式的诞生,给内容创造和内容消费带来了全新的空间,相信电梯广告这种传统的展现形式,不进行技术更新和数字化变革,很容易就被淘汰了。企业应该把目光更多的放到内容营销和社交营销上,以提前应对未来的趋势,避免造成投放的浪费。你没错,时代变了坊间盛传,诺基亚的CEO说过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一个巨人在时代变革前的倒下。从连续14年稳坐世界第一到破产,诺基亚只用了一年的时间。曾经的胶卷巨头柯达也同样重复过这样的故事,在全世界拥有接近8000多家柯达冲印店的巨人在2012年1月19日,轰然崩塌,发明了数码相机的柯达员工Steve
Sasson曾告诉《纽约时报》,当他把数码相机的发明告诉柯达管理层后,他们的反应是:“这很可爱,但千万别告诉任何人。”其实这种时代的变化才最为致命,淘汰你,但和你无关。这也告诉我们永远不要高枕无忧,好日子总有过完的那一天,居安思危才是做企业的王道。事实上很多创业者都会把成功归结成简单原因,比如拿到了投资或者投放了什么媒体,这在泡沫时代确实也无所谓,但到了效果时代、利润时代,这种做法会逐渐失去市场,大家开始越来越发现成功是一个综合的考量和运营,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已经远去。尽管资本市场已经到了谷底,但我却觉得新的机会已经开始孕育。烧钱砸市场的模式破灭之后,真真正正做事的创业者才能更好的活下来。毕竟在那个时代,烧钱的一定声量更大,做事的就会非常困难,而从某种程度上电梯媒体也扮演了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推手。我相信传统的电梯媒体不会被打败但会被时代淘汰,至少价格会下滑很多。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当泡沫被挤出后,这个行业的价格和利润才会慢慢回归正常,电梯广告依旧会有自己的市场,但不会有之前那样的暴利了。从我的角度来看,电梯广告的利润就是创业者的学费,最终大家学到了也就不会花这个钱了。而从最近接触的一些创业企业来看,他们率先成立的都是内容部门和网红运营部门,都开始通过内容创业和社交传播来实现自己事业的起步和成长。而从结果看,不论是运营效率还是利润都还不错,而这种更务实的创业姿态,我想才真正值得倡导。一轮创业大潮过去带给我们很多思考,希望大家都能够从前人身上学到经验和教训。而在媒体投放这个领域,要把握时代脉搏,摸索最新的模式,不要再被老派的广告平台所欺骗,也不要被他们的花言巧语所迷惑,让投放和效果真正结合起来,让每一分花出去的钱都能看到回报,这才是2020年营销的正确打开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